瑜璃

一个不正经还沉迷小姐姐小哥哥的宅女(大概)

能天使才不是不能天使哦。

源石虫×

一次性充电宝√

今天开始学像素画~

很喜欢的一个男性干员,大家看得出是谁吗٩(ˊᗜˋ*)و

游乐园 2


独一无二的人


(摩天轮内)


“总算等到了……”希低着头进入车厢,疲惫地说,“排了好久……”


一边坐到了左边的座位,然后鹿奕也进来,十分自然地坐在了希的同一侧,“是呢,”他微笑着说,“看来这个摩天轮的确很受欢迎。”


现在是下午六点左右,已经变得有些昏暗的阳光洒在车厢,落在鹿奕的身上,让他散发着温暖又丝毫不刺眼的光,恍惚间让人有种天使坐在旁边的感觉。


“嗯嗯。”希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好这样回答道。


“说起来,希,你听说过吗?”鹿奕看摩天轮还离地不高,便开始闲聊起来,“摩天轮可是表白圣地哦。”


“欸……完全没有。”希回答说。


“唔……就是那个……”鹿奕稍微回想了一下,“空间不大,气氛平和,而且相对封闭……”


“就是说,如果表白的话,对方不可能跑的掉,只能做出回应哦。”


“……为什么听起来像审判啊。”


“噗,也可以那么说啦,”鹿奕又笑,“恋爱本来就是那么严酷的东西嘛。”


“鹿奕是这么觉得的呀,”希突然坏笑起来,“还以为鹿奕会很憧憬甜蜜没好的恋情呢。”


“唔……”鹿奕顿了顿,“那种东西就算憧憬,也没办法改变现实的严酷,鹿奕也是知道的。”


“哈哈……”希干笑着,又开始说另一个话题。


几分钟后。


“嗯,差不多已经很高了吧,”希说道,“鹿奕那边是游乐园,坐近一点看看这边的景色如何?”


“嗯,”鹿奕轻允道,“那就不客气啦。”然后小心翼翼地像着希挪动,直到整个身子几乎撑在他身上。


“还不错呢……”


希不禁感叹道,夕阳染红了天空,一片又一片的晚霞如同漂浮着的连绵的布,一同编制出了世间最华丽,堪称奇迹的绝美织物。


在晚霞之下是远郊的城镇,建筑物群无论大小高矮,无一不被染色了橙色,整坐城镇像是天上的黄金之城,让人神往。


“怎么样,鹿奕应该很有感触吧?”希嘻嘻地笑着说,“我只能看着觉得很美很壮丽什么的呢~”


“嗯,”但希看到的却是鹿奕凝固着的表情,“鹿奕……你怎么啦,看入迷了?”


“欸。”鹿奕才回过神来,“不,不是啦……”


“我曾经就生活在那里哦,”鹿奕说到,略显瘦弱的手臂越过希的后颈和肩膀,指向远方一个破旧的城区,“那里。”


“……看起来似乎有点……朴素?”


“哈哈,”鹿奕苦笑,“不用那么委婉啦,就是很穷酸很穷酸。”


“而且啊……那里是苦力至上,商人头脑其次的社会,”鹿奕说,脸上流露出一丝忧郁,“即使小学初中也一样,所以我在那里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不算,也找不到朋友,一直一个人生活着……”


“……怎么会!”希不可置信地下意识反问,“他们脑子有问题吗?明明……”


“也不怪他们啦,”鹿奕笑笑,“毕竟那种环境,我的确很没用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不过还好,”鹿奕又伸出手,轻轻搂住了希,“之后全家人有条件了,离开了那里,”


“还遇到了希这么好的人。”鹿奕说着,抬头直视着希,“鹿奕真的……很开心很开心。”


“咳咳……”希有点尴尬地说,“嗯……不好意思啦,鹿奕,好像让你想到了不好的回忆呢。”


“没事的,”鹿奕说,眼睛里闪烁着泪光,“只要有希在就没事。”说着,他抱住希的力度又大了半分,仿佛怕希突然凭空消失一般。


“你呀……”希一脸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,表情上尽是心疼,希想要说什么,却又没办法说出口,只好保持沉默,静静地被这样抱着。
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
“希。”突然,鹿奕说道,但头还是埋在兮的肩膀上,“可不可以……答应鹿奕一件事呢?”


“欸?可以哦。”虽然有点突然,但希还是不假思索地答道。


“……希,好狡猾啊,”鹿奕抬起脸,微笑着说,眼角带着泪痕,“明明鹿奕还没说是什么呢。”


“嗯?不过鹿奕要求的事情,我肯定会答应的啦,”希说道,“毕竟鹿奕一直都是好孩子,不会要求什么过分的事情嘛。”


“嗯,”鹿奕说道,“那还是听一听内容吗?”


“好啊。”


“可不可以……永远,”鹿奕顿了顿,好像还是有些犹豫,“永远不要离开我呢……”


“傻鹿奕,”希笑了笑,揉着他软乎乎的头发,“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。”


“……!”


“真是的……希太狡猾了啦。”鹿奕笑着说,眼泪不住地留下,“呜呜……”


“诶诶?我说错了什么吗!”希看到自己说完鹿奕突然哭起来,有些慌了,连忙问道。


“嗯,没有啦,”鹿奕擦了擦眼泪,又抬起头直视着希,眼神无比清澈,如同无人仙境的湖水一般透明。“只是……鹿奕太高兴了。”


“嗯,”希说,“好啦好啦,”


“有我在,那些一起的事情不会在发生了,”


“现在,之后,好好地,开心地一起生活就好了,不要想太多以前的事情啦。”


“嗯嗯!”鹿奕牵住他的手,“那之后一起再去逛逛吧!”


“嗯。”兮温柔地回答,紧紧握住了牵着自己的小手。



标题没想好,反正是之前那篇的be线的引子。

在燃烧的城市废墟之中,矗立着一栋建筑。


这也是整坐城市唯一相对完整的建筑了,但它也几乎支离破碎,没有一扇玻璃窗是完好的,没有一层楼的墙没有破洞。


阳光穿过被烧地漆黑的云层,将昏暗又被切割地细碎的光投射在这栋楼的天台上,吱的一声,仿佛长叹,天台的门开了。


“你来了。”在门的对面,一个面容白净的男孩开心地说,那微笑像个孩子,像荷花,像黑暗中唯一的救赎。


“嗯,鹿奕,”开门的少年说,“我来找你了。”


“诶嘿,希总是这么温柔呢,”鹿奕还是笑着,回应道,“那么,喜欢吗?”


“这残破景象,这片地狱终于得以解脱的救赎之景,”鹿奕张开双臂,仿佛要拥抱天空,“便是我们的婚礼殿堂。”


“你真的……做出了那个决定啊。”


“嗯,”鹿奕淡淡地回答,脸上笑意渐失,“不过呢,也不是突然决定的。”


“毕竟,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早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”


“是这样吗,”希无奈地说,“我终究还是拯救不了你啊。”


“嗯,”鹿奕笑着肯定他的话,“不过没关系哦,希有多关心鹿奕,鹿奕一直都很清楚,”


“所以,希愿意接受鹿奕吗?”


“哈哈……”希苦笑,“我们都已经步入这么壮观伟大的殿堂了,你说呢?”


在两人说话的期间,c4炸弹雷鸣般的爆破声不断响起,像是婚礼时会放的烟花一样,不同的是,每响起一次,就会有一座建筑被撕成碎片。


“也是呢。”鹿奕也笑笑,一边用清澈的眼眸深情注视着希,一边向希走去。


希也一样,但他的眼神浑浊,好像被蒙上了一层黑雾一般。


终于,鹿奕能碰触到希了,像以前一样,第无数次地,他又用软绵如女孩般的手搂住了希的脖子,像小猫一样蹭了蹭希的脸,白净的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
不过这次,他说的话不像以前一样。


在希的耳边,鹿奕轻轻地,又极其肯定地说,


“我爱你。”


“我也爱你。”毫不犹疑地回答,希说完变再也无法自已,吻住了鹿奕的唇,狂热地用舌头和鹿奕交缠,仿佛不这样做,鹿奕就会变成魂魄飞走了一样。


在血红的烈阳下,在黑眼重重的云层下,在燃烧的城市废墟中,两人相拥缠绵着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希才松开鹿奕。


“诶嘿,”鹿奕有点害羞又无比满足地说,“好开心。”


“嗯,我也是。”


“呐,希,”鹿奕撒娇说,“再抱我一次可以嘛?”


“可以哦,”希回答道,“多少次……都可以的。”


两人无言,又一次抱紧,但这次,希抱地格外用力。
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
“没事哦,我知道的,”鹿奕笑着说,“毕竟希背负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

“所以你看,鹿奕原谅你了哦。”鹿奕说着,把手搭在了希的脸上,轻轻抚摸着他,“但是,在我死之前,不要松开,好吗?”


“对不起……”希的语气颤抖着,手也颤抖着。


他抱着鹿奕的手里,握着一把匕首。


那匕首毫不留情地,直直贯穿了鹿奕的心脏。


“没事啦,”鹿奕笑着说,“有希抱着我,鹿奕不痛的。”


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可希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能语无伦次地重复这三个字,“对不起……”


“希,能再见到你真的很开心,即使是这样的相遇,我也很开心了。”鹿奕说,语气依旧平静,“可希不知道,希的世界有未来有理想有重要的家人有未婚妻,”


“可鹿奕的世界,只有希啊。”鹿奕终于笑不出来了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仰望猩红的天空,紧紧抱着最爱的人,一颗眼泪从他眼中落下,纯净透明得如同珍珠。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


希终于失控了,疯狂地大喊,抱着鹿奕的力度又重了几分,几乎要把这个失去了温度的小身体挤碎了。


“鹿奕……我……”


希喃喃着,泪如雨下,泣不成声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希才停下。


但这座城市仍在燃烧,但这座废墟已经空无一人。


在伊甸园里,只剩下一个亚当。


我喜欢的是太阳一样温暖的你

琐事 3 人靠衣装,男人靠……?


(服装店内)


“鹿奕,喜欢什么风格的呢?”希在店子里走来走去,挑选着外套,有些犹豫不决,还是决定问问鹿奕的意见。


“嗯……”在旁边玩手机的鹿奕抬起头,“其实只要是希选的我都喜欢啦,硬要说的话……简单一点,方便行动一点就好了。”


“那,要可爱风格的吗?”希笑着问,拿起一件白色连衣裙,“试试这个?”


“……不要开这种玩笑啦。”鹿奕红着脸说,“穿这个……会被同学误会的吧?”


“哟,客人不用担心!”在旁边突然冲出来一个店员,“我是不会误会的!”


“这个声音……”“小、小夏同学?”


“诶嘿~”穿着店员服的女生俏皮地冲他们笑,看上去充满青春活力,“好久不见啦,两位帅哥~”


“……你暑假不是和男朋友旅游吗,怎么在这里打工啊。”希问道。


“嘛,这不是旅游回来了嘛,”小夏有点不满地说,“又不是在那里住两个月……哪来那么多钱……”


“所以才打工……?”


“才不是!只是为了社会实践!”小夏说,“希你才是,每天和鹿奕玩完全没写作业吧?我可是要写完了哦?”


“哦,那个啊,”希笑了笑,“暑假一开始就和鹿奕一起做完了,那个时候你们应该在旅游吧。”


“唔……”小夏似乎还想说什么,还是作罢了,“所以,快点选衣服啦,你们两个!”


“哦对,选衣服,”希又一番好找,选出了一件黑色的外套,“这个怎么样?鹿奕你看看,感觉应该挺轻便舒服的。”


“欸,可以呀……”鹿奕还没说完,就被打断了,


“怎么样个头啦!”小夏不耐烦地说,“这个调子完全不搭人家欸!小鹿奕你过来,我给你选件可爱的。”


“哎?”不由分说,鹿奕就被小夏扯到了一边,“这位帅哥这边等哦,”小夏冲希吐了吐舌头,“不要影响别人选衣服~”


“哎呀呀……真是麻烦的女孩子。”希悻悻地说,只好坐在一旁等待了。


(十分钟后 这个时间里更衣室不时发出小声说话的声音。)


“当当!”小夏率先出来,做出夸张的姿势,好像迎接童话里登场的主角,“出来吧!鹿奕~”


“真、真的没问题吗……”里面传来鹿奕怯生生地声音,“没事啦没事啦,我保证!”小夏果断地说,向里面比了个大拇指,“我可是专业的!”


“唔……”鹿奕探出头来,眼睛紧紧盯着地板,嘴唇也是紧紧泯住的,脸上像樱桃一样红,然后……带着一顶清新可爱的草编帽子。


“不会是……”希压抑住心中的冲动,低呼道。


一小步一小步地,鹿奕移了出来 。


“怎么样!超棒吧!”小夏撑着腰,仰着头,自豪无比地说,“当然,也多亏了小鹿奕这么可爱嘛。”


“哦哦!虽然出乎意料但是的确不错啊!”希忍不住赞叹道,眼睛寸步不移鹿奕。


“不,不要这么盯着我啦……”鹿奕羞红了脸,不停地用手扯帽子,好像要钻进帽子里一样。


草编帽子下面是依旧清秀的脸,而且头发也被好好地梳理了一遍,稍长的短发看起来也十分可爱;然后下面是碎花的白色连衣裙,露着白嫩的小腿和手臂,胸前还画龙点睛地配着一枚精致胸针,看起来……


“简直就是朵花嘛!”希说道,“真有你的,小夏同志!”说着,他向小夏一挥拳,后者也稳稳的用拳头回应,“那当然!”


“……早就看这个可爱的人不顺眼了呢!不过你的比喻是不是太low了啊。”小夏说着,和希一起十分享受地看着鹿奕。


“唔……小夏……”鹿奕脸通红,小声地说,“我果然还是有点……”


“没事没事,很可爱哒,”小夏豪爽地说,“你看,我也没骗你,希也很喜欢不是嘛?”


“唔……希真的觉得好吗?”鹿奕听了,勉强地面向希问道。


“嗯,很棒哦,”希笑了笑,又认真地说,“不过鹿奕不习惯的话就不用勉强啦,没事的。”


“欸……”


不知带着什么心情,鹿奕听了这话还是逃一般地溜进了更衣室,又换了一件简单的衣服。


“嗯,这样也很可爱。”希看着鹿奕,后者依旧穿着原来风格差不多的外套,“我家鹿奕怎么穿都棒呢。”他说着,又摸了摸鹿奕的头。


“嗯嗯,谢谢希。”鹿奕也开心地回应,眼里依旧闪着如湖水般清澈的光。


“哎呀呀~两位帅哥,你们这样我可做不了生意了呢~”小夏在一边忍不住揶揄道。


“……”希不爽地看着小夏,一边牵着鹿奕离开了,小夏也不甘示弱地冲他做鬼脸。


“那么,继续去游乐园玩吧!”


“嗯嗯!”


————

“这件我要了。”在之后的另一天,有个带口罩的人过来,直接拿起一件碎花连衣裙说。


“欸,希你也想穿?”小夏开玩笑地问,“你不行啦。”


“……这么明显吗?” “没错哦。”


【520特辑】我喜欢的是太阳一样温暖的你

游乐园 1 冰淇淋车


(游乐园内)


“呐呐,”鹿奕突然从后面轻轻扯住希的衣襟,“希,那里那里!”他指向不远处,是一辆冰淇淋车,虽然不大,装饰却很华美,所以有一些小孩和情侣聚集在那里。


“嗯?鹿奕想去买冰淇淋吗?”希问道,“那一起去吧。”


“嗯嗯!”鹿奕听了开心地点头,然后迫不及待地牵着希的手快步上前,像第一次遇到冰淇淋车的孩子一样。


不过人虽然不多也不算少,所以得排队。


“我去帮你排吧,鹿奕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,好吗?”希微笑着说,“我记得你不太喜欢太多人的地方来着。”


“……谢谢。”鹿奕有点不好意思地道谢,然后乖巧地在边上的长椅上等着,一脸期待地笑着。


(五分钟后)


“来啦~”希欢快地走过来,向鹿奕伸出右手。


“欸!”是堆成小山一般的,五颜六色的冰淇淋甜筒,看上去好像把各种宝石都变成了冰淇淋,然后堆在了一起一样漂亮,最上面还有一颗小巧可爱的樱桃,十分讨喜。


“好,好厉害!”鹿奕喜出望外地接过冰淇淋,一时都不太舍得吃,“希!好厉害!”


“哈哈,没什么啦,”希又摸了摸鹿奕的头,“快吃吧,夏天化得很快哦。”


“嗯嗯!”


“对了,希,”鹿雨一边吃,一边说道,“你知道coc(克苏鲁的召唤)吗?”


“那是什么?”希问道,一边用勺子吃着碎冰。


“嗯……就是一种恐怖游戏吧,像狼人杀,不过更恐怖……大概就是这样啦。”鹿奕解释道,“有一个副本是说冰淇淋车来着呢!”


“嗯?冰淇淋车有什么恐怖的啊。”希问道。


“嗯……因为那个冰淇淋商人是怪物来着,”鹿奕停下来又想了想,“原本是人类,但是身体变异了,必须要吃人才能维持生命……”


“呃……”


“所以哦,”鹿奕装作吓人的样子,一只手举起变成爪子,但反而像撒娇的小猫一样毫无威慑力,“他会在冰淇淋里加药,然后用药物操纵人的心灵,让他毫无抵抗能力地被吃掉呢!”


“呜哇好恐怖!”希装作因恐惧后退的样子,脸上却带着藏不住的笑。


“真的啦,而且而且……”鹿奕又继续说道,希也一句一句地跟着鹿奕说的千奇百怪的话题。


吃到一半的时候,鹿奕讲累了,便专心地享受甜筒起来,白净又可爱的脸微低,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,每吃一口都会开心得微笑出来,好像花瓣落在湖面,触碰出一个个小小的涟漪。


“唔……”希忍不住悄悄看向鹿奕,伸出手碰了一下鹿奕的脸,


“希也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鹿奕有点疑惑地说。


“啊,就是,”希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,“脸旁边沾了一点奶油啦。”


说着,希轻轻刮了一下鹿奕柔软的脸,当然,上面其实什么都没有。


然后希便顺手舔了一下手指,免得露馅。


“唔……”鹿奕有点脸红地看着希,“吃掉的话是不是有点……”


“啊哈哈抱歉,鹿奕在意的话下次就不吃了,”希笑着说,“只是觉得有点浪费啦。”


“也不是……”鹿奕稍微把头别了过去脸颊通红,然后又一下恢复了正常,“啊,没什么……嗯。”


十分不错的气氛呢,不过……


“来追我啊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伴随着鬼叫一样的喊声,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突然冲了过来,还夸张的摆着手……


然后那女人接近鹿奕的时候手一提,直接打飞了鹿奕的甜筒,奶油大半全飞到了鹿奕身上。


“呜哇!”鹿奕直接慌了,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,希则反应迅速地上前,在奶油进一步浸渍衣服前用纸巾拍了下来,尽管如此,鹿奕的衣服还是湿了大片。


“喂,你怎么回事啊,怎么不走了?”后面跟上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人,然后女人便用愤愤的语气,恶人先告状说:“一个冰淇淋蹭到我手了,真是的,特意准备的手霜都毁了!”


“什么?”男人瞬间怒不可遏,声音提高了几分,还带着戾气,“你们,给我女朋友道歉!”


“唔唔……”鹿奕看到这种场面,嘴唇紧紧泯住,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,不停往长椅的角落缩,好像要把自己蜷成一个球一样。


“喂,大叔,”希站起来,把鹿奕挡在背后,直视着愤怒的男人,“明明是你女朋友把我朋友甜筒打飞了,我朋友衣服还被弄脏了,不是应该你们给我朋友道歉么?”


“哈?”男人不耐烦地说,“没你的事,臭小子,我找你后面的那个,你给我让开!”


“不可理喻。”希冷冷地说,牵起鹿奕的手,“别怕,有我在,我们走吧,别理这种人了。”


“嗯、嗯。”鹿奕轻轻点头,稍微用力地握着希的手,传来带着一丝颤抖的柔软触感,让希更坚定了。


当两人就这样打算离开时,男人依旧穷追不舍,“你是找揍么,你个娘娘腔,给我……”


二话不说,他便上来左扯住了鹿奕后颈的衣服,右手高举……


“咚。”一声闷响。


刹那之间,希的右手便深深嵌入了男人的小腹,这一拳极狠极重,男人中拳后直接后退三步,连连干呕。


“侮辱我的朋友还要动手?”希冷冷地说,“你如果还珍惜自己的命,最好现在给我消失。”


“唔……”鹿奕被这一幕吓到了,连忙躲在希的身后,只露出半个头。


“可恶……”男人气疯了,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,“你死定了!”然后疯狗一样冲了上来。


当然,希也做好了招架的准备,然后……


“啪。”


匕首刺向希的时候,希低下身子,冷静又精准地挥出左手,以一个只会受到刮伤的角度把匕首弹飞,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寒光,男人和女人包括鹿奕都看蒙了,然后……


希右手抡圆,一记上勾拳扎扎实实地打中了男人的脸,依旧是毫不留情,男人直接被蛮横的力道打飞半米,下颌骨当场碎裂,人也昏了过去。


“啊啊!老公你怎么了!”无理取闹的女人连忙上前,无暇顾及两人。


“走吧,”希温柔地说,“不要为这种人渣浪费时间和心情了,鹿奕。”


“那个……这样真的好吗?他好像受了很大的伤。”鹿奕有点担忧地问,“希会不会因为这个坐牢……”


“放心啦,”希笑了,摸了摸鹿奕的头,“这是正当自我防卫,没事的。”


“啊……嗯。”鹿奕点了点头,十分顺从地任由希摸头,像小猫一样。


“谢谢……”鹿奕勉强对着希笑了一下,这样说道。


“傻瓜,说了对我不用道谢了。”希也笑了,牵着鹿奕继续向前走去。


然后两个人只好先出去给鹿奕买衣服,顺便买了个创可贴简单处理了一下被匕首划伤的手。


“没事吧?”

“还好啦,一前做忍者训练的时候比这个严重的多的伤都习以为常的。”

“忍者训练?!”

“嗯,刚刚那三招都是忍术的变化哦,第一招是忍镰直刺,第二招是空手格挡,第三招是苦无割喉。”

“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厉害!希果然超厉害的!”

“哈哈,还好啦还好啦。”


【520特辑】我喜欢的是太阳一样温暖的你

琐事 2 喜欢的话题


(去游乐园的路上)


“唔……像玩偶一样呢。”希走在鹿奕旁边,忍不住说道。


“欸?”鹿奕露出疑惑的表情,“希在说什么什么?”


“就是,”希转过头来,面向鹿奕,后者穿着十分休闲的连帽衫,带着两根星星挂坠的帽绳,头上也带着一个星星发卡。“你很可爱啦。”


“是嘛,”鹿奕听了,抬头冲希笑,“谢谢希。”


“哈哈,这有什么好谢的,”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鹿奕的头,鹿奕也很顺从的样子,“谁到鹿奕都会觉得可爱吧。”


“嗯……可是,”鹿奕突然有点消沉地说,“很多人……都觉得鹿奕这样很……就是那个……”他努力着,终究说不出那个词。


“才没有啦,”希认真的说道,眼中闪烁着温暖的光,“鹿奕别理那些坏人,来,我们聊聊别的吧。”他说着,抱了抱鹿奕。


“嗯嗯,那,”鹿奕说,“希有喜欢的女生吗?”


突如其来地像一记闷棍,希一个踉跄差点摔在路上。


“咳咳咳咳咳,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啊小可爱。”希不住地咳嗽起来,脸一下红了半边。


“欸?很奇怪吗?”


“……还好。”看着鹿奕巴巴的眼神,希只能这样说道。


“喜欢的人嘛,”希一下又恢复了正常,“有鹿奕这样可爱的好朋友就够了,我没有也不太想找女朋友啦。”


“是嘛,”鹿奕有点开心的样子,“谢谢希。”


“嗯。”希应道,“不用一直道谢啦。”


他从后面用双臂搂住鹿奕的脖子,凑近了头说道,


“鹿奕一直都很棒的,相信我。”


“只是鹿奕没有察觉而已哦。”


“啊……”


“怎么了?太感动说不出话吗?”希坏笑着说。


“那,那个,”鹿奕红着脸说,“很痒啦……耳朵后面……很敏感的……”


“……抱歉。”希吓到了一般,连忙放开了鹿奕。


“没事,鹿奕很开心,”鹿奕又露出无邪气的笑容,“希果然很温柔呐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最喜欢啦。”


一双像女孩子一样柔软的手绕上了希的肩膀,紧紧搂住了他。


“嗯,”希轻轻抚摸鹿奕白净又略显孩子气的天真的脸,


“我也最喜欢鹿奕了。”


【520特辑】我喜欢的是太阳一样温暖的你

前言:一共五篇琐事 两篇游乐园正篇 一篇外传


正在更新,敬请期待。


以此文献给我最温柔的兮。


琐事 1 早安的两人


清晨,阳光轻轻地透过窗户,散落在纯白色的床单上,温柔抚摸着少年的脸。


少年还在梦乡之中,微微笑着,好像梦到了什么好事。


“啪。”


房间的门悄悄被打开,来着却不是少年的母亲,而是另一位穿着兜帽外套的帅气男生,带着一丝狡黠的笑。


“起来啦!”一个热情无比的飞扑,兜帽男生直接隔着被子把少年抱在了怀里,一手还揉着少年软乎乎的脑袋。


“唔……是希啊。”少年睁开朦胧的眼睛,若无其事地说,“早上好。”说着,他像之前无数次那样,对男生露出了纯真无邪的笑,那笑容比阳光还要来的温暖。


“欸~”希有点意外地说,“还以为鹿奕会吓到呢,明明平时胆子不大的样子,睡着的时候居然这么冷静吗?”希嘴上说着,手也没停下来,绕着鹿奕的脑袋揉啊揉的,好像很享受的样子。


“嗯,因为能进来我房间的只有最亲密的人嘛,”鹿奕笑着说,“我才不怕希呢。”


“是嘛,那~”希坏笑着,把手一拉,两个人的脸直接面对面贴在了一起,“这样也不怕吗?”


能完全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和温度……鹿奕愣了一下,又笑了出来,“希很温柔,所以还是不怕哦。”轻轻地,他把头靠在了希的额头上,闭上眼睛,又要继续睡了起来。


鹿奕完全信任着面前的人,就像小狗永远不会防备主人一样。


“唔……败给你了。”希挠了挠头,脸颊微红地说,但也没有退开,保持着这样互相抱紧,额头相靠的姿势。


就这样,两人又一起睡了一个小时,然后没赶上楼下的早餐店,只能买了两个面包。

∠( ᐛ 」∠)_